• 本月热门标签:

当前位置: 临夏2019最新头条 > 社会 >

社会资本是什么概念

2019-07-15 08:56 - 查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金融证券行家采纳数:51388获赞数:151509企业年度先进。 30年的商业、服务业、工业、会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金融证券行家采纳数:51388获赞数:151509企业年度先进。 30年的商业、服务业、工业、会计领域工作经验。 1987年参加全疆大中专院校珠算比赛二等奖。向TA提问展开全部社会资本是指个体或团体之间的关联——社会网络、互惠性规范和由此产生的信任,是人们在社会结构中所处的位置给他们带来的资源。社会资本是社会学家首先使用过的一个概念,最早把社会资本概念化的是Granovetter,但学术界至今对究竟何为社会资本尚未形成统一概念,不同的学者从其学科范畴与研究范式出发,对社会资本概念作出了不同的界定。归纳起来,这些概念主要形成了微观、中观和宏观等三个研究层面。

  根据世界银行社会资本协会(the world banks social capital initiative)的界定,广义的社会资本是指政府和市民社会为了一个组织的相互利益而采取的集体行动,该组织小至一个家庭,大至一个国家。

  对于“社会资本”概念,尚没有为人们普遍认同的定义,从其基本内涵看,社会资本是相对于经济资本和人力资本的概念,它是指社会主体(包括个人、群体、社会甚至国家)间紧密联系的状态及其特征,其表现形式有社会网络、规范、信任、权威、行动的共识以及社会道德等方面。社会资本存在于社会结构之中,是无形的,它通过人与人之间的合作进而提高社会的效率和社会整合度。

  微观层面和中观层面的社会资本研究,主要着眼于个体行动者的关系指向特征及其自身社会地位状况对其所能获取的社会资本的影响,或者是关注行动者所在的社会网络整体的结构性特征及网络间的互动、制约对个体社会资源获取能力的影响。由于社会资本是蕴含于社会团体、社会网络之中,个人不能直接占有和运用它,只有通过成为该网络的成员、或建立起网络连带,才能接近与使用该资本。

  社会资本是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存在于人际关系的结构之中。社会资本与物质资本、人力资本一样,这种个人与组织的他人之间的联系可以给他个人带来未来的收益。社会资本往往是针对某种组织而言的。他在该组织中社会资本的多少反映了他与组织中其他人之间的人际联系。在长期来看,可以给他带来的额外的利益的大小,其外在的指标可以表现为声誉、人缘、口碑等等。

  宏观层次的社会资本研究主要从区域或国家的角度出发,研究社会资本存量对该地区经济增长的影响。在这个层次上,社会资本是组织内部为了成员间的相互利益而普遍认同和遵守的规范。普特南在对意大利中北部地区的研究中发现这些地区弥漫着浓厚的信任与合作风气,这种丰富的社会资本能协调人们的行动、提高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的投资收益、推动区域经济发展。而著名学者福山给社会资本下的定义是:社会资本是促进两个或更多个人之间的合作的一种非正式规范。一个组织的社会资本的多寡反映了该组织内部所共同遵守的规范的强弱和成员之间凝聚力的大小,或者说组织对成员影响力的大小。如果个人违反了该组织的规范,就会受到惩罚,其社会资本减少;相反,如果遵守规范,他的社会资本就会不断增加。也有学者概括为,一个社会的信任度、行为规范特征、连接网络的紧密程度,决定社会资本的状况。

  Montgomery把社会资本这一概念引入到小额贷款领域。他认为,由于借款人的故意赖账行为会损害小组中其他成员的利益,也会损害该借款人在周围社区中的声誉和信誉度,从而会大大减少他个人的社会资本。如果借款人认为贷款的数额不足以弥补由于赖账而造成的自己在社会资本上面的损失,那他就不会故意不还款。Besley和Coate则讨论了连带责任对借款人还款积极性的影响,以及小组成员通过彼此存在的社会资本,对小组中出现债务拖欠的成员施加“同伴压力”。中国学者张捷也提出利用社区信用资源提升单个中小企业的信用水平进而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的思路。

  由此可见,社会资本概念对我们探讨集群融资具有重要的启示。在产业集群发展的初级阶段,社会资本的信用机制表现为非正规金融的发展。尽管基于小团体范围的社会资本不能适应大规模合作生产组织体系,但是,产生于社会资本的信用机制同样可以为正规金融安排所运用,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将这种信任机制通过正式的途径传递给外部金融机构,同时不降低对组织成员的制约作用。这就需要应用社会资本理论,进行组织和制度上的创新,设计新的中小企业集群融资模式。

  有两种含义。第一种含义,指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所有各个个别资本的总和,又称社会总资本;第二种含义,指同私人资本相对称的集团资本,包括股份资本和国家资本。

  在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中,集团资本意义的社会资本,是随着生产的迅速发展和企业规模的急剧扩大而出现的。个别资本家所掌握的资本数量,虽然也随着资本积累而日益增加,但毕竟数量有限,难以举办规模巨大的企业以及像铁路、邮电这类交通运输和公用企业。利用资本主义信用制度建立股份公司,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集中大量的股份资本。利用国家财力以国有企业形式出现的国家资本,也可以有足够的力量创办个人难以举办的事业。K.马克思把股份公司和资本主义国有企业的资本,称为社会资本。他说:“那种本身建立在社会生产方式的基础上并以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社会集中为前提的资本,在这里直接取得了社会资本(即那些直接联合起来的个人的资本)的形式,而与私人资本相对立,并且它的企业也表现为社会企业,而与私人企业相对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第493页)。

  马克思在比较多的场合,是从社会总资本的涵义来使用社会资本这一范畴的。在这种场合下,马克思是把股份资本和国家资本也当作个别资本看待的。马克思说得很清楚:“社会资本=单个资本(包括股份资本;如果政府在采矿业、铁路等等上面使用生产的雇佣劳动,起产业资本家的作用,那也包括国家资本)之和”(同前,第24卷,第113页)。

  社会总资本的运动,反映着个别资本的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关系。个别资本在增殖价值中互相争夺,彼此对立,但在运动中又相互依存,互为条件。一个资本家买进生产资料,同时就是另一个资本家卖出生产资料,个别资本在运动中相互交错。一个不买进,另一个就不能卖出,它们互为前提,互为条件。

  社会资本运动的形式,如同个别资本一样,先后采取货币资本、生产资本、商品资本等形式。但能够反映社会资本运动特点的,是商品资本的循环公式,即从资本的商品形式开始,经过货币形式,变为生产形式,再回到商品形式的循环运动。原因是:①它反映社会资本运动的特殊内容。这个循环运动的起点是一年间所提供的商品产品;作为起点的这个年产品,既包括不变资本价值和可变资本价值,又包括剩余价值;既包括补偿不变资本、用于生产消费的那部分社会产品,也包括用于资本家和工人个人消费的那部分社会产品。就是说,商品资本的循环,一开始就反映了社会资本的运动既包括生产消费、又包括个人消费的特点。②商品资本循环的全过程最能说明社会资本运动的要害问题。这种循环先经过两个流通阶段,即先要卖出商品,换得货币;再用货币去买回生产资料和劳动力。这一卖一买是社会资本运动能进入生产阶段的前提。没有这个前提,社会资本的再生产过程就要中断。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条件下,由于竞争和生产无政府状态的存在,个别资本之间的联系是自发地实现的。个别资本的运动一旦发生中断(如商品发生滞销)就会使整个社会资本的运动受到影响。

  在西方发展起来的社会资本理论,是建立在其市场发育完善、制度健全的基础之上的,其社会网络、社会资本的运用,相对来说是以不与现存制度相抵触、不损坏社会整体利益为前提的,以普遍信任等公民精神为主要方面社会资本,为多元社会提供了秩序和整合的基础,有助于促进政府的民主和效率,并推动自发社会秩序的形成。因此社会资本被寄予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和民主治理的厚望。

  与西方社会不同,对于正处在现代化转型的国家与社会来说,在社会资本方面一般都面临多重困境,其一,社会的现代化转型使得家庭、社区等传统社会资本遭受侵蚀;其二,市场、法律等制度性社会资本尚未建立或健全,经济社会发展和民主政治缺乏有效的制度支持;其三,在制度化缺乏的情况,“拉关系”等非制度化运作,成为获取资源和减弱不确定性的重要选择,国家与政府垄断大部分社会资源的情况,也往往使得政府部门与官员的腐败与寻租成为常态,促使人们陷入“非生产性努力”的恶性循环。因此,在这些国家与社会中,社会资本往往被看作是个体由以获取资源的“关系”,社会资本研究也重点关注的是非正式制度性的社会资本。

  1、依据社会资本的性质,社会资本分为同质性社会资本和异质性社会资本。同质性社会资本主要是指关系网络的构成以熟人为主体,把有共同的邻居、民族、宗教或家庭关系的人整合为紧密的社会关系,将之细分为家族型社会资本、宗族型社会资本、亲族型社会资本、乡土型社会资本、情感型社会资本等,具有一定的先赋性、封闭性和内聚性。异质性社会资本往往基于现代法理因素而建构,如基于业缘或趣缘关系建构的同事型社会资本、同学型社会资本、战友型社会资本、兴趣型社会资本,也有基于某一公益目的或行业利益目的而形成的,如现代公民型的各类社会团体组织、社会中介组织、各类行业协会、社区共同体等法理型社会资本。

  2、大卫·科利尔(David Collier)把它分为政府社会资本和民间社会资本.前者被定义为影响人们为了相互利益而进行合作的能力的各种政府制度.这些制度已有文献分析的包括契约实施效率,法律规则,国家允许的公民自由度. 民间社会资本包括共同的价值观,规范,非正式网络,社团成员这些能够影响个人为实现共同目标进行合作的能力的制度因素。

  两者的共同点在于这两类社会资本都通过克服集体行动中出现的各种问题,从而解决社会秩序这个问题。

上一篇:上一篇:周冬雨登《时尚芭莎》封面 野蛮生长诠释另类成           下一篇:下一篇:2015年有哪些重大新闻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