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月热门标签:
  • 国际

当前位置: 临夏2019最新头条 > 国际 >

【汽车人】炎热的夏天——对三个国际事件的评

2019-07-07 11:18 - 查看:
汽车工业下一步的发展:智能化、电动化,都离不开芯片和互联网。相关芯片和软件是中国汽车工业必须自主可控的关键环节。如果不提前从产业安全可控的角度,全面做好战略规划,

  汽车工业下一步的发展:智能化、电动化,都离不开芯片和互联网。相关芯片和软件是中国汽车工业必须自主可控的关键环节。如果不提前从产业安全可控的角度,全面做好战略规划,那么总有一天会陷入类似今天韩国半导体产业遇到的困境。

  这几天,高温酷暑,感觉阳光像利刃一样往皮肤里扎。这让我想起大学看的美国电影《炎热的夏天》。故事内容是什么,完全忘记了,只记得其中一个歌手嘶哑的嗓子唱着摇滚歌曲,使炎热的夏天更加烦闷。

  今年的夏天似乎“火”遍全球。印度有些地方甚至热死100多人,被夸张地称为“不适于人类居住”。纵观夏季的国际局势,其热度似乎可以与天气媲美。

  首先,伊朗把美国的海军无人机打了下来,还公然展览,让特朗普很不高兴。虽然在最后一刻叫停了军事打击,但他宣布对伊朗进行了网络打击。

  其次,G20会议召开后,中美元首实现会晤。特朗普好像宽宏大量地对华为放松了制裁。当然,为什么放松制裁,没好意思说。

  再次,日本给韩国送去了夏日“惊喜”——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政府对韩国加强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管制措施7月4日启动。日本还计划8月份从安全保障上的友好国家“白名单”中剔除韩国。

  日本对韩国企业实施出口管制的对象,经过精心研究、挑选。三样材料如果不是出现在新闻中,业外多数人不知道为何物。《朝日新闻》7月2日报道,这三种材料分别是用于智能手机及电视显示屏的“氟化聚酰亚胺”、涂覆于半导体基板上的感光材料“光刻胶”,以及用于清洗半导体的氟化氢。日本政府此前允许“全面许可”,韩国企业可一次性完成全部出口手续,7月4日后改为每项合同分别取得单独许可。获得许可所需时间约90天左右。日本这番操作,明显地考虑了未来到WTO打官司。

  特朗普总统把军事手段替换成网络攻击,显示在美国政府和领导人的心目中,网络打击手段已成为能够给对手造成较大损失的利器,其效能已经接近军事手段,并且成本更低,后果更加可控。果然,据美国政府有关人士及网络上相关媒体吹嘘,“给伊朗造成了巨大损失”。伊朗政府则声称成功对抗了美国网络攻击。

  美伊网络战之所以让笔者在炎热的夏天,多写上两笔,因为其具有历史意义。这是两个主权国家,第一次堂而皇之地在网络上开战(在此之前,美国通过“震网”病毒袭击伊朗;俄罗斯也对格鲁吉亚、爱沙尼亚发动网络攻击,但从未公开承认);这是第一次由某个国家元首公然声称,在网络上打击另外一个国家,尽管这个国家一向以网络秩序的维护者自诩。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果不是多年处心积虑地对伊朗网络进行战略谋划,提前把网络病毒进行植入,美国是不可能说干就干的。美国政府不仅撕下了网络秩序维护者的画皮,而且大言不惭地公然以对方网络为对象,大打出手。网络已成为国家间战略博弈的空间,网络空间的生态已经是丛林生态,对此不要抱任何幻想。

  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在于,当今世界的先进生产力、高技术产业、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的运行,均依赖于网络。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国家安全,首先要获得网络安全。这是一点也不夸张的。网络空间的正常秩序遭到践踏,对全球经济、社会、安全都是重大冲击。

  第二件事,与第一件事密切相关。未来5G发展,关乎网络安全,关乎网络空间主导权,所以特朗普照方抓药,想重演制裁中兴的戏码。但这次踢到了铁板上。美国的一批公司先请愿,后陈情,总算使政府大员弄清楚了制裁后果,于是不得不有所缓和。这表明,具有自主可靠的产业研发基础,是产业链条安全可靠的基本保障。只有立足于自主可控的产业链条基础上,才可能在严峻的国际环境中生存,才能确保未来在互联网世界中的国家地位与利益。

  第三件事,从反面证明了笔者对第二件事的评论,日本政府对韩国的“偷袭”,是精心策划的,犹如隐者之刃,试图一刀毙命。据报道,日本政府的专家组至少用了6个多月时间研究、分析,在充分摸清韩国半导体产业软肋的基础上,对比几百种芯片和显示器材料后,最终选出三种。这三种材料韩国对日依赖度很高,并且很难立刻转为从中国大陆、台湾进口,也最难实现国产化。韩国贸易协会统计,光刻胶和氟化聚酰亚胺超过九成依赖日本。三星电子、SK海力士两家企业不得不仓皇进行材料囤货。说韩国企业被一剑封喉,并不夸张。

  这件事的严重性在于,日本为了在某一政治、外交问题上对抗韩国,采取了关键原材料断供的手段。在层次较低的冲突层次,选择技术扼杀作为对抗手段,使这一手段的运用门槛大大降低。技术封锁、扼杀,可能发生在相对较低的国家博弈层次,乃至泛化为国家间博弈的常规手段,在未来可能具有普遍性,实在值得警惕。

  此事更为严重的影响是,激起了韩国国内的民主主义情绪,韩国有网友开始自发抵制日货,上传了包括相机、汽车、摩托车在内的详细抵制清单。中日韩重新展开的FTA谈判也将受到影响。一旦开战,尽管日本想在有限范围“敲打”韩国,但后果可能难以控制。

  从这件事还可以看到,由于全球产业链条分工之复杂,技术扼杀可能发生在意想不到的某些细节。对于产业链条的安全可控,万万不能掉以轻心。产业安全问题成为一个需要深入到各个关键环节予以仔细评价的问题。

  上述三件事联系起来看,其实是一件事,那就是围绕互联网进行的国家利益搏杀。第一件事,体现为网络运行的安全保障;第二、第三件事体现的还是网络运行的安全保障。区别是前者体现在体系力量、软件力量上;后者体现于网络硬科技、网络技术话语权、网络技术构筑上。

  世界进入了一个以网络为国家博弈最前线,以网络为国家利益最集中体现,以网络为军事、政治、科技力量先期展开最大平台的时代。这是纵观三件事后,笔者得出的结论。

  为应对网络上的搏杀,必须从技术上、心理上做好迎战的准备,官民一体地推进相关产业“卡脖子”环节的攻关。正因为韩国政府看到了这一点,所以韩国政府7月3日,宣布了支持材料和制造设备国产化的构想,每年将提供1万亿韩元(约59亿元人民币)的预算。面对赤裸裸的网络霸凌、技术霸凌,幻想着通过市场来解决问题,恐怕是过分的天真。

  在美国政府企图扼杀华为的霸凌之举出台后,激起了举国上下自主发展芯片的呼声。这时,有位望众的学者精准发言,认为政府支持发展芯片没有前途,必然失败。面对美国政府的非市场行为,难道其他国家政府反而只能坐待所谓“发挥市场作用”,任凭宰割吗?